坏坏脾气O先生

不是恋童癖是世界正义

军训二三事

注:这里舍得斯坎儿是带卡床,上专用换装

仔堍x仔卡
“报告!”
“说。”
“教官腰带松了!”
“系。”
说着小堍子走上前帮前面没发觉的卡卡西把腰带重新系好。

教官堍x教官卡
卡卡西带着第七班几个豆丁
而堍子带着他们两个都那只豆丁
“报告!”
“说。”
堍撅噘嘴领着小豆丁过去把人转过来
卡卡西无奈的把上面的玩具毛毛虫弹下去

“我喊一时候右脚后撤,喊二的时候蹲下。”
“一,二!”
“好,恢复。”
“一,二!”
“好,恢复。”
“一,二!”
“三!田——七——”堍
mdzz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好了手机该还我了,”带土一把抢回被卡卡西拿去用来抄歌词的老人机,今晚的任务是教豆丁们唱军歌。
看着带土那么着急的样子卡卡西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你当我没看着你手机里备注的甜心?”
打着哈哈敷衍过去,留着音bai痴卡卡西教豆丁们唱着跑调的军歌,忽然插嘴“有谁带手机了我搜一下给大家听听。”
无处不在的拆台让卡卡西直牙痒痒,一回头却看着那个人还在给不知道是谁编辑着短信。
卡卡西口袋里的时间忽然响了,
“我们分手吧,”不顾在自己家豆丁面前,带土更先提出来,“我喜欢上斯坎儿了。”
拉上面罩遮挡住本来就看不见的红晕,操场上传来一声惨叫

分开前,两人纵情一夜。
算不得分手,因为本来就不是情人。
不过是n夜情得已经熟悉彼此了的对象,说太多不舍连Alpha自己都觉得矫情,脸上噪得很。
不是什么生死别离,也不是劳什子亲友相逼,Beta出国去深造,而他要留在国内继承老头子那点见不得光的行当。
再见面时听说Alpha在外面藏了娇妻了,Beta身边也跟着个白白软软糯糯的小团子,看起来没有那个谁小时候那么拽,挺讨人喜的。
“最近还好么?”
“很好。”
“她呢?”
“……”
最后还是沉默的人先打破了沉默。
“你呢?”
“很好。”
“那……她呢?”
“‘她’刚才说他很好。”

时间的意外(时间观测者番外,字母)

连正文都没有的番外 带卡x命运石之门 字母 不香 这都和谐




  “畜生…”卡卡西尝试着将身上的人推开结果却被结实的揍了一拳,也不知道之前被塞进车里时候到底被摆了怎样的姿囧势,只是这样就疼得痉囧挛起来。身为训练有素的警x他现在做的本应该是尽量配合着犯人想办法脱离控制的才对,但是刚被自己喜欢的人告白的感觉让他怎样都不想屈囧服于眼前这个人。
  ——但是身体却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一双大手像是在掂量着猎物一般在他的身体上游走了一遍,最后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如同确定了什么一样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赝品果然还是赝品。”
  不明所以,但是之后对方直袭裆囧部的动作让他没时间思考那么多,裤子被人褪到脚腕处,内囧裤更是以粗暴的方式直接撕掉勒得人生疼。双腿被粗暴的分开,本以为会是个情囧场老手结果不管不顾提枪便上,撕裂般的疼痛从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传遍全身,让卡卡西只想把这个人拖出去突突了。
  被人强撑开的屈辱感和淡淡的血腥味一起涌向头部,或许……有转机?
  尽管看不到人听声音应该也不小了,不会还是个……
  要是被绑架的原因只是因为没碰过人的男人想开荤不得被带土笑死,MD!
  一边以胡闹的心思胡乱想着,本来想再给这个人制造点麻烦但是被有力的大手控制着腰,根本连躲开都做不到,更别说添麻烦。
  “唔……痛。”故意露出呻囧吟声,一边将手指伸到交囧合出用手想挡住那一部分一样骚囧扰着,几次都碰到了。
  “嗯……好痛啊,呜,不要…”尽管尽量忍耐依旧忍不住呜咽出声,一边哀求着一边活动着腰像是在配合着这个男人。
  毕竟……这样真的不舒服。
  似乎那人也有些这方面的知识,不再一味的蛮干而是用手附上胸前的两点,隔着衣服,掐了掐似乎在实验柔韧度,之后不满意的送进嘴里——嚼了起来,瘙痒的感觉让卡卡西这人之前一定很喜欢软糖,苹果味儿的。
  趁着这会儿,在背后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用手指颤抖着往手上的手铐的里侧抹,寄希望于平时的训练——一些润滑就能让自己脱离手铐的控制再需要一些小技巧就可以将这看起来警惕性并不高的男人反制住。
  ——然而只是他想
  体内忽然传来的极致快感让他恍了神,等恢复过来的瞬间双手被人按在头顶脱不出那人的可视范围。
  卡卡西抿住唇想将呻囧吟的字节强吞回去,却被人用舌头强撬开把声音泄了出去。
  “你……”“混蛋。”像是早知道他的台词一样接口,“变态!”立马再骂一句以泄心中之火,一边扭动着腰绝不想再像是刚才一样出现自己无法控制的局面。
  但是身体现在却不受他掌控的。
  一波又一波的快囧感和疼痛交织在一起让卡卡西羞得只想晕过去,体能在这种剧烈的运动中被很快消耗掉。
  或许现在解开手铐也打不过这个人了,有些迷糊的卡卡西这样想着,真是该死!
  蒙着眼睛的黑布被那个毛绒脑袋在再次欺负他嘴的时候蹭掉了,卡卡西抬眼看过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和带土有八分相似的脸,一半被疤痕覆盖着给那张脸平添了一层野性。
  记忆就在那时候断层,只有模糊记着被那人搞得在一起射囧了——MD那人还不带囧套。
  后来想想那人或许是哪个时间线里不小心踏错路的带土吧。

俘虏(1)

斯德哥尔摩 ABO AO 前方一大波ooc正在路上 缘更 在学校没手机见不到媳妇怨念的产物

Chapter 1

 

  真是糟糕透了,卡卡西想。

  糟糕的遭遇,糟糕的判断,以及糟糕的结果——之前暂且妥协任由对方讲腰间的枪和腰带一起抽走在得知刚刚抵在脑后那个冰凉的家伙只是改造了一些的手电筒之后全部成了笑话。挣扎中却发现对方只用蛮力就能控制住双手受制但依旧灵活的自己家,平日里同辈中引以为傲的实力此时却显得那样无力。

  或许不是实力上的差距……卡卡西感受到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被搜到一些小玩意儿不足为提,但是对方从裤兜中摸出一副现在正铐在他手腕上的要是后立马转手到左手袖口的夹层里找出另外一把自己备用的。

  卡卡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人对他了解太多。

  不过属于警察的那份责任总算没让他因此忘了一些事情,比如探查到犯罪人员的模样,不过在几次被人硬按到桌子上磕晕了头之后回想着脑海里那个橘黄色面具头一次为自己的努力感到深深的不值。

 

被人压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感觉并不好受,特别始终挣扎之后原本还算合身的裤子就有要其他而去的趋势,或许那人并不会很好的控制信息素,只是被激怒就轻易暴露了他Alpha的身份,尽管没有曾经见过的那些刚发育完成的小Alpha那样浓烈却因为强大的侵略性给身为Omega的卡卡西不小的压迫感,要不是外面他的一个同伙招呼他该走了卡卡西感觉自己就会被人按在那儿办了。

“烦死了,我知道。”压制着他的人不耐烦的将绿色短发的男人直接轰了出去,忽然又换了个有些调皮的语调身体以一个暧昧的姿势紧紧的贴合到一起最凑到他耳边:“阿飞会好好对待前辈的~”

“你!”耳根还未来得及红透就被人用微型手枪抵住了腰后,一路被推搡着来到车前,刚抬脚却被人绊了一下直接摔进车里,挣扎着没等起来就依旧被从另一面上车的阿飞重新控制住。

“大蛇丸前辈~阿飞这回很快哟~”“恶劣!”卡卡西抬头瞪了过去却看见阿飞一面具的“快夸奖我”一个胳膊勾着前排座位的靠垫就使劲的往上凑,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怎么还带了人回来?”前排那个被称作大蛇丸的长发男人一手按在面具上把阿飞推开探过头来打量着被阿飞带回来的人,想挑出有什么特别之处:“难不成是孝敬给我的试验品?”一提到试验品几个字大蛇丸顿时就有了精神,和最开始卡卡西看到那个百无聊赖的模样天差地别。

好恶心……卡卡西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身子,正好躲过那个怪人伸过来的看起来长得过头的舌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也顾不上自己身体因此和枪口紧贴在一起。

“咦?!”阿飞直接扑了上去一把把自己的所有物抱住,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这个是阿飞的!前辈不许和阿飞抢!”

“嘁…”原本的兴趣被阿飞这幅模样瞬间给搅合没了,蛇眸冷冷的扫过两人带着不满,好在最后还是转过头去专心开车,至于以后会不会找阿飞的麻烦不在卡卡西考虑范围内。

看着大蛇丸不再盯着自己终于松了口气,从阿飞怀里出来尽量和两人都保持着距离,可是这个姿势没保持一会就被阿飞一个“哎呀!”做出一个十分夸张的动作外加抹两滴面具泪拽着人重新塞进了怀里,看样子这人连自己靠近车窗的机会都不给,也不知道他留下的线索有人发现没。

阿飞力气大得卡卡西感觉自己都快散架了,尝试了几下确定挣不开的干脆任由对方准备保存着体力之后好想办法自救,蹭了蹭想把自己的裤子蹭上去反而有点像是在对人撒娇,结果被人拍了拍头发夸了句“和阿飞一样是好孩子~”

 

  被一个时刻不消停的人抱着绝对不是一个很舒服的事情,等颠簸终于停止了卡卡西立刻冲出车子弯下腰呕了起来,像是要把肠子什么的一起都吐出来。等舒服些了大脑终于再次开始运作,将记忆里零星破碎的路线图拼凑在一起却无力的发现早就出了自己所探知的范围内,现在周围更是昏暗无比更是给他增添了一份压力。

下车后可就没有直接那样的“好待遇”了,刚听到旁边人商议好怎么处置自己就被人封了无关押解走,中间穿过了多少地方更是不自知,总之最后是被带到了一个监狱——还是等再次被阿飞接手了摘去遮眼的黑布才知道的。

  除了卡卡西监狱里就只有阿飞一人,一如之前面具戴在脸上蹲下看着地上的人,胳膊随意的打在双膝上时不时伸出手在卡卡西身上拨弄两下,忽然张口,低低的语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说,

  “卡卡西,对吧。”

未来军旅 ABO AB 段子

7.
旗木将军曾经是他幼时崇拜的对象,就算是在如今在人前谈起那个名字称赞的同时也忍不住一阵唏嘘,只叹上天太早结束他的生命。
不过未来或许该换一个称呼了。
“岳父大人。”
放下手中的资料对着镜子整了整领带,一会就要去见毛茸茸了。

8.
刚进入会议室便感觉背后一阵凉意,顿时汗毛倒竖,
反射性的回头。
哦,这么快就发现了不愧是自己的老婆(๑´ㅂ`๑)

9.
几乎在整个会议都在思考在一会怎样会看起来更帅更能吸引白团子,
然而现实却是白毛快要消失在他视线之外了。
丢下会议室的人直接就追了上去
然后身经百战的宇智波先生在快追上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动了技能“平地摔”
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身下的软垫子……
Maya!!!∑(゚Д゚ノ)ノ

10.
“虽然说当时羞耻play了点,但是好歹初吻送出去了。”
多年后已经是兔生赢家的兔子先生帅(wei)气(suo)的摸着下巴说道,
然后被白毛踹了一脚扔锅里煮了。

未来军旅 ABO AB 段子 在此感谢死党用钱包重量和血泪换来今天的梗(´・ω・`)

4.
旗木少校曾经是全木叶Omega心中的完美配偶,
Alpha眼中的高岭之花。
直到有一天他被兔子啃了

5.
木叶高岭之花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而当事人表示他很蛋疼

6.
之后一周没再见过那个登徒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得暗暗失落。
之后的生活便恢复往常一样,白毛一抬头,,,
噫——前面那个新上司是谁自己能毙了么?
未来军旅 ABO AB 段子 死党说写ABO不写肉的是耍流氓

1.
宇智波先生是一个Alpha。
一个言行得体做事严谨的Alpha军人,经得起Omega信息素诱惑的优秀Alpha军人。
这些都是他遇见那个白毛之前。

2.
白毛是旗木将军家独子,看起来是个非常可爱的Omega。
听说他的实力甚至超过一些Alpha。
白白软软的抱起来一定很舒服。
如果哪天因为是Omega而被配偶要求只能被禁锢在家里……
——宇智波先生忽然想成家了。

3.
示爱求婚被当成性骚扰一脚踹在屌上,疼得捂着直打滚的时候宇智波先生想大概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了。
“我是Beta。”白毛居高临下的说着。
……
干!
守着这个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一点。
生日快乐,obito。
重要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一样